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177章

作者:時三十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“太子殿下!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 您慢一點!”

    身后宮女太監呼喚聲不停,前方黃色的小團子腳步邁得飛快, 身姿靈活地鉆進了一扇門后,在那些宮女太監趕來之前,便眼疾手快地關上了門, 將所有人擋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金黃的小團子理理衣服,得意地道:“本殿下要一個人在這兒待一會兒, 誰也不準進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皇上正在找您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告訴父皇, 就說……就說我和御貓去玩了!”

    外面的太監沒聲了。

    隔著窗戶,看到宮人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外, 蕭云睿這才長舒了一口氣, 放下心來,一轉身,臉上便立刻又露出一個軟乎乎的笑。

    他貓著腰, 在殿內轉了一圈,專往桌椅下方角落里看,口中發出奶聲奶氣地喵喵叫聲, 他是跟著自己的御貓哥哥學得, 學了個九成九的像, 外人看不見, 一聽還真以為里面藏了一只貓。

    “玉球,玉球。”蕭云睿壓低聲音喊了幾聲,又學著貓叫道:“喵~喵~”

    可屋子里空蕩蕩的, 卻是怎么也見不著白貓的身影。

    蕭云睿在屋子里轉了好幾圈,怎么也找不到自己想要找的貓,這才沮喪地在爬上椅子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我明明昨天還在這兒看見過玉球,怎么今天就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皇帝爹爹養了兩只貓,一只白貓,一只三花貓,那三花是只英俊的公貓,自小和他一塊兒長大,關系親的很,每次只要一去皇帝爹爹那,準能見到三花貓。可另一只白貓就不一樣了,那只白貓叫做玉球,聽說平時是皇后娘親養著,可他從小到大,卻也沒見著幾回,神秘的很。

    那白貓可真漂亮啊,皮毛白白的,看上去就柔軟好摸,眼睛藍藍的,比那番邦上貢的寶石還要好看,宮中妃嬪喜愛養貓,可那些貓,卻沒有一只是能比得上那只白貓的。

    昨日他無意間繞到這處宮殿里,別的沒看見,卻正好見到了心心念念的御貓玉球,非但如此,還親手摸到了那貓毛,果真是軟乎乎的,好摸的很,他和玉球玩了許久,如果不是皇后身邊的大宮女晴香來尋御貓,只怕還能玩得更久。昨日分別之時,他還單方面的和玉球定了約定,約好了要在今天也在這殿中見面的,也不知道玉球聽懂了沒有,他不懂貓語,就只聽到玉球喵了一聲,應該是答應了。

    不過如今看來,反倒是他誤會了。

    蕭云睿臉頰鼓起,氣呼呼地坐了許久,直到外面宮人的聲音又響起:“太子殿下,高公公來問,殿下何時動身去見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來了來了,都說了我忙著呢!”他又環顧周圍一圈,見還是沒找到白貓,這才沮喪地從椅子上跳了下去,邁著小短腿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到宮人的面前,蕭云睿便挺直了腰板,他拂開了伸手想要幫忙的太監,一個人爬上了坐輦。

    等一到皇上寢宮,他便又立刻迫不及待地跳了下來,也不理會其他宮人讓他小心些的驚呼聲,金黃的小團子咋咋呼呼直往屋子里面沖,經過門檻時還被絆了一下,險些摔倒,看的周圍宮人侍衛心頭一緊,還好他即使穩住了身體,又繼續朝著屋內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

    蕭云睿風風火火地闖了進去,早就蹲在蕭云桓腳邊守著的丑球立刻他化作一道殘影撲了過去,毛絨絨的肚子直接撲到了金團子的臉上,蕭云睿嚇了一大跳,腳步急急停下,順著三花貓撲過來的慣性一屁股墩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周圍宮人驚呼出聲,個個面露驚恐,只有蕭云桓抬起眼皮,淡淡掃了底下滾走一團的三花貓與金團子一眼,喚了一聲:“高平山。”

    高公公連忙走了過去,將蕭云睿扶了起來,又將丑球抱起,塞進了自己寬大的袖子里,隔著幾層布料拍了拍,三花貓頓時了然,溫順地趴在他的袖中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蕭云睿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,才又急哄哄地道:“父皇,兒臣方才在找玉球玩呢,您這忽然將兒臣叫過來,兒臣連玉球都沒見著。”

    “玉球?”蕭云桓筆尖一頓,紙上墨點暈染開來,他抬眼朝殿中太子看了過去:“你在哪里見到了玉球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母妃宮中的偏殿里。”蕭云睿挺直了腰板,驕傲地道:“兒臣昨日去找母后,碰巧見著了,還與玉球玩了一天呢!”

    蕭云桓哼了一聲,又道:“朕聽太傅說,你近日屢次逃學,連篇文章都背不下來,還整日想著與玉球玩,朕看你是玩貓喪志!”

    蕭云睿一驚,急忙想要辯解,蕭云桓卻是已經拋下手中毛筆,嚴厲地道:“從今日起,你給朕好好上課,若是功課沒有做完,不準再和去找御貓玩。”

    蕭云睿更急了,偏偏越急越不知道該如何辯解,他急得滿頭大汗,張了張口,卻是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蕭云桓補充道:“不但不能找玉球,也不能找丑球,若是讓朕再聽見太傅來告你的狀,朕讓你一根貓毛都見不著。”

    蕭云睿頓時崩潰,整個人都陷入了絕望之中。

    丑球喵喵叫了一聲,從高公公的衣袖之中探出頭來,還不等它鉆出來,又被高公公反手輕輕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乖乖喲,皇上如今正在氣頭上,你這忽然出來求情,也不怕皇上一怒之下剃光了你的毛。

    蕭云睿憋了許久,才總算是哼唧哼唧憋出了一句:“父皇……胡說!太傅外公怎么可能會來和你告狀!兒臣偷溜出去的時候,他還在打盹呢!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是承認自己逃課了?”

    蕭云睿一噎,整個人顫了顫,囁嚅了幾句,最后不甘地垂下了頭,蔫噠噠地應道:“兒臣……兒臣知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的功課補上,去找太傅賠罪。”

    蕭云睿小聲嘀咕了一句什么,模糊不清,也聽不大清楚。他生怕蕭云桓會繼續責罵,一認完錯,眼睛滴溜轉了一圈,見蕭云桓沒有再說什么,他便連忙站直了身體,邁著小短腿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出門,便見外面陰影籠罩,他沒來得及剎住腳,直接撞到了來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熟悉的馨香縈繞鼻尖,蕭云睿眼睛一亮,立刻手腳并用地往來人的身上爬,連聲喚道:“母后,母后!您快帶兒臣回宮去,再將玉球抱出來,讓兒臣見一見。”

    秋晚連忙叫他抱住,等聽清了他的話以后,頓時渾身一僵。

    “母后,您得好好教訓玉球一頓。”蕭云睿氣鼓鼓地道:“兒臣和玉球約好了,說是要今天一起玩的,可兒臣在偏殿等了許久,卻是怎么也沒等到玉球出現,男子漢要言而有信,玉球這樣說話不算話,母后,您一定要為兒臣討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秋晚無奈。

    她要是記得沒錯,昨天可是蕭云睿單方面定下了約定,她可沒有答應,今天一早還提醒過了,讓他好好去上課,不要惦記著和御貓玩。

    一看就知道,兒子轉頭就將自己叮囑的話忘到了腦后,滿腦子就惦記著貓了。

    秋晚想了想,道:“我聽太傅說,你最近總是逃學,連功課都沒有好好做……”

    蕭云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這兩人糊弄他的話都說得一模一樣?

    蕭云睿扭了扭,不高興地從她懷中跳了下來,小手背到身后,板著臉,一副十分嚴肅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太傅外公不可能會說這樣的話,母后您還不知道嗎?太傅外公一向很懶,連給兒臣上課的時候,還總是偷懶,他只讓兒臣背書,寫文章,其他時候啊,可全都在睡覺呢。”蕭云睿搖頭晃腦,嚴厲地譴責自己太傅這樣的行為:“太傅這樣懶,兒臣自己學,就能學的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秋晚心想:你太傅外公還總是背地里嫌你蠢笨呢……

    她又道:“既然你不喜歡,那我和皇上說一聲,讓他幫你換一個太傅,你覺得程大人怎么樣?”

    如今邊關無戰事,楊惠和程秋閑賦在家,已經喊了數次無聊。程秋足智多謀,學問也出眾,就是喜歡坑人一些,從前坑了蕭云睿幾回,以至于他現在一見著程秋,便如同見著了貓的老鼠,嚇得一溜兒沒了人影。

    蕭云睿不敢再說什么,生怕她真給自己換了太傅,連忙叮囑了幾句她關于玉球的話,便逃也似的飛快跑了。

    看著宮女太監們急忙追過去,秋晚笑了笑,才進了殿內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駕到——”

    聽見太監的傳報聲,蕭云桓立刻扔下了手中的朱筆。

    “朕方才聽睿兒說,你昨日還變成玉球陪他玩了?”

    “昨日臣妾睡了個午覺,一覺醒來就變成了玉球,一時變不回來,就在殿中走了幾步,誰知道正巧見著了睿兒。”秋晚無奈道:“臣妾也沒想到,竟然會這么巧。”

    蕭云桓眉頭微松,仍然仔細囑咐道:“他現在還小,嘴巴不牢,若是現在告訴了他,隔天這宮中就人盡皆知了,朕也是為他好。”

    秋晚哭笑不得看了他一眼,沒有拆穿他。

    什么叫為睿兒好,分明是又醋意大發,不愿她陪睿兒玩就是了。

    想當初睿兒還在襁褓中時,皇上還寶貝的很,時常抱在懷里,等睿兒能跑能跳能說話了,便又開始嫌棄他粘人聒噪,早早就給他找了個太傅。那太傅還不是別的人,正是秋父,可憐秋父好不容易又給自己找來了偷懶的機會,轉頭就又被抓了壯丁,還是來教自己的外孫,接到圣旨的時候,秋父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秋父雖然懶散了一些,可對后代的學問,卻是抓的緊緊的,不然秋宸的才華也不會令其他秀才敬佩,而秋宸的孩子出生后,也是由秋父親自教導。教導一個是一個,兩個是兩個,接了圣旨,秋父也就只好捏著鼻子來上任了。對待自己的外孫,他可是絲毫不留情,不但課后作業布置的多,對蕭云睿也是嚴厲的很。剛開始,蕭云睿還抱著秋晚抱怨過,可后來程秋過來給他上了一堂課,他就再也不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整日纏著你,他是太子,這么大了還躲在你懷中撒嬌,成什么體統。”蕭云桓哼道:“若不是他,恐怕朕這回早已經子女成群了。”

    秋晚失笑。睿兒也才多大而已?不過才剛開蒙而已。

    秋晚想了想,說:“睿兒如今年紀夠大了,也該學些拳腳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蕭云桓聞言大喜:“沒錯,之前就說好了,讓楊將軍來教他。”

    這文先生武先生都有了,看兒子還哪來的時間和他搶玉球。

    蕭云桓仔細想了想,便覺得這個主意好的不得了,他等不及,當場便寫了圣旨,讓高平山去將軍府宣旨。

    楊惠一進宮,程秋自然也不會干坐著,也拍拍衣角跟著夫人進宮來,美名其曰是要教太子殿下兵法。

    等蕭云睿再去找了一圈貓回來,便聽到了這個噩耗,頓時整個人都呆愣在原地,等他反應過來,當即“哇”地一聲嚎啕大哭,將眼淚鼻涕全都抹在了御貓哥哥的毛毛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再幾年以后,小團子身量抽長,偶然撞見一場大變活貓,登時呆愣在原地,數年以來總是找不到另一只御貓,還時時莫名被醋精父皇針對,每回和玉球玩耍以后就得倒霉的問題仿佛都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 嗯……好像沒什么番外可寫了??

    就這樣啦!完結啦!有緣新坑再見!九月初開,不見不散嗷!

    再給新坑打個廣告,戳專欄可達~

    《除了我,所有人都重生了》

    文案:

    父親懦弱愚孝,母親軟弱可欺,兄長紈绔無能。她嫁入王府,受冷落欺凌,臨到生產還被人設計一尸兩命。

    這本該是寧暖的一生。

    可除了她以外,所有人都重生了。

    寧暖茫然,只感覺阿爹忽然成了家中的頂梁柱,阿娘脾氣變得兇巴巴,連整日遛狗打鳥的兄長都開始拿起書認真念了起來。

    院子墻頭還日日出現一個少年,腆著臉“阿暖”“阿暖”的叫她。

    全文完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九游手机网游_手游下载门户_好玩的手机游戏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