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85章 終章

作者:席未來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雨停了, 下了高速直奔桃源村,繞過了盤山道和事故所在地, 山里村莊偏僻, 天地間一片陰霾,一路上人家很少, 隔了很遠才有點點燈光, 格外荒涼。

    參朗和小劉抵達目的地時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邁巴赫停在村里,參朗撥通了商宇賢的電話。

    商宇賢喝了粥之后, 精神好了不少,燒很快就退了, 就是身體比較虛弱, 在睡夢中聽見手機響了, 摸出來接聽。

    “參朗?”

    “睡了么,”參朗笑著說,“送給你一個重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商宇賢迷糊糊:“嗯?”

    聽筒里的聲音重復道:“一個很重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神秘兮兮的, 怎么還沒休息,不用拍戲?”商宇賢翻個身, 下意識地看向窗外,“說吧,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參朗:“禮物, 當然是很重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商宇賢:“?????”

    參朗:“猜猜,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商宇賢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遞送到了嗎?”參朗這么問。

    商宇賢這才清醒了些:“你是說,你往桃源村寄了快遞?”

    參朗:“很快的快遞。”

    商宇賢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宇賢起身,披上外套, 往房門走去,他舉著電話問:“沒有快遞員給我打過電話,會不會是下午沒信號的時候打過來的?”

    參朗想了想:“快遞員說,他把禮物放在你的門口了。”

    商宇賢哭笑不得:“不會被別人拿走?”

    參朗似笑非笑:“別人我倒是不擔心,我怕你會狠心嫌棄它,把它當成垃圾扔掉。”

    “凈胡說,你郵的什么,片場土特產?”

    商宇賢的腳步停在門口,拉開房門往走廊看,這才想起,自己住在村長家的二樓,他連忙下樓梯出門,穿過院子,來到大門前。

    小側門半敞著,他輕輕推開,往外望去。

    大門上方的燈是聲控的,小門發出咯吱聲。

    燈亮了,放眼望去,遠處莊稼果林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商宇賢低頭找了一會,目光落在門前鋪的花磚上,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,他的眼光一瞬間黯了,連忙環視左右,四周,圍墻,臺階旁,花壇,門把手也沒掛東西……

    商宇賢頓了頓,小聲:“參朗……”

    參朗帶著笑意:“收到了?”

    商宇賢靜了片刻:“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參朗:“高興么?”

    商宇賢:“嗯,很高興。”

    參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宇賢穿著純棉睡衣,披著西服外套的上衣,不知是不是自己體溫過高的原因,即便是南方,夜里也感覺到有點冷。涼風從荒涼的田野吹來,他站在村屋大門口,臉上沒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不見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參朗給自己郵寄的禮物,不見了?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參朗問:“真的收到了?”

    商宇賢:“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告訴對方,快遞弄丟了東西,他是不是會很失望?會送什么呢?除了片場所在省份的土特產,還真想不出別的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商宇賢往前走了兩步,微微彎腰找了半天,夜里光線不足,但地上確實很干凈,什么包裹也沒有。

    聽筒里的聲音猶豫了一下:“那,你……喜歡嗎?”

    商宇賢直起身,望向大門對面的黑暗處:“喜歡。”

    參朗嘆了口氣:“這樣啊……”

    商宇賢:“???”

    小朋友失落的語氣是怎么回事,他察覺到了?商宇賢輕輕地攥了攥拳頭,摁著心口壓了壓,笑著說:“行了,真的,收到了,謝謝。”

    參朗:“寶貝兒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早點睡,明天不用早起拍戲么,別再往這給我郵東西了,”商宇賢說,“后天我就回去,到時候就要查無此人了。”

    參朗:“……”

    電話的另一邊,久久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商宇賢也靜了一會。

    大門上方的聲控燈忽然熄了,周遭陷入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商宇賢小聲:“等一等,我拿東西。”

    參朗:“拿什么?”

    商宇賢:“你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參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宇賢撤開手機,手臂無力地垂下去,黑暗中看不見他的表情,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一陣風吹來,地上有個空易拉罐滾了老遠,咯噔咯噔的發出響聲,聲控燈一下就亮了。

    透過姜黃色的燈光,能清楚地看見,商宇賢揉了揉眼角。

    村子里靜悄悄的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遠處突然亮了一道光束。

    老式二層小樓的大門口,商宇賢在原地愣住,隨后驚了一下,抬手遮著光線,瞇著眼,朝光亮處看去。

    燈光太刺眼。

    長腿長身的高挑人影,逆著汽車的遠光燈,朝他大步走來,那速度越來越快,像一只花豹,迎向了他。

    商宇賢:“?????”

    “禮物親自來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那張臉,背著光,漸漸地清晰。

    剛開進村里的時候,參朗和村口的村民大伯打聽了商宇賢的住處,坐在邁巴赫副駕駛上,他吩咐小劉把車燈關了。

    青年坐在黑暗里,打電話告訴他有快遞的禮物,他看見商宇賢急急忙忙地從村屋出來,看見對方無奈而又期待的目光,看見他無措地滿地找東西。參朗想在他問自己“禮物到底在哪”時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,給他一個巨大的驚喜,可是卻讓他看到了他說謊的樣子……

    燈光熄滅的時候,他在黑暗里很難過吧,還笑著對自己說,收到了禮物很高興。

    不過是在乎對方罷了。

    商宇賢愣在原地,直到青年張開雙臂擁住他,他仍然一句話也說不出。

    商宇賢嘴唇發抖,怔怔地盯著參朗的臉。

    參朗笑了笑:“看什么呢?

    商宇賢喉嚨哽住:“參朗……”

    參朗連忙摟住他,下巴蹭了蹭他的臉,又慌亂地吻他的眼睛,在他的耳邊小聲地快速說,“因為太擔心所以我來了你別怪我到處亂跑,知道你出事了我實在是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商宇賢一動也不能動,任青年張開雙臂抱住他,任他心疼地吻他。

    參朗捏著他的下頜,極近的距離,盯著他的眼睛:“怎么不說話?驚呆了?”

    黑夜里兩人抱著。

    參朗小聲問:“晚上已經出了新聞,看上去很兇險,看的人心驚膽戰的,你當時在現場害怕了么?”

    商宇賢嗓子發啞,說不出話,過了很久,才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參朗摟緊他,“想給你個驚喜,我這個大禮物,寶貝兒可還滿意?”

    商宇賢深吸一口氣,抬手緊緊箍住青年的腰身,額頭頂在了參朗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參朗很明顯地感覺到,懷里的愛人渾身都在劇烈地顫抖。

    說謊。

    又對我說謊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怕呢?出了那么大的事,有五個人因此喪命了,死亡曾離他那么近……

    自己竟然還逗他……

    想起剛才他在門口找快遞包裹的樣子。

    參朗頓時感到自責,慌亂地說:“玩過火了?生氣了?難過了?對不起,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惡作劇,下次不會這樣了……”

    商宇賢搖了搖頭,掌心扣緊他的背,像是剛回過神般地,小聲地喃喃一句:

    “你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開車過來的?累嗎?”

    “不累,一點也不累,就是起初太擔心了,還著急,后來知道你安全了,就開始特別的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遠,路上吃了么?”

    “光顧著開車趕路,餓過勁兒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鬧,又胡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我胡鬧……”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對白,沒一點兒小別重逢的浪漫,糙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經歷過生死,體會了恐慌,才知道日常追求那些不過是身外物,才會更珍惜擁有彼此的每一天。

    你來了。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哪里是什么惡作劇?

    商宇賢注視著他。

    你知道的,我多么地慶幸,那時候會遇見你。

    那時候,幼兒園里那么多的大人和孩子,因為糖糖的關系,我獨獨注意到了你。

    在初冬的冷風里飛奔的模樣。

    就像一只剛落地的花豹。

    有著青春的沖勁兒,一直以來在我身邊的你,不知道累一樣。

    神采飛揚。

    你那么年輕,漂亮,陽光,令人心馳神往。

    或許從那一眼開始,就后知后覺地愛上了。

    商宇賢一瞬不瞬地看著他的小朋友,仿佛一切回到了最初。

    參朗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惡作劇,那就是我的前半生。

    前半生沒有讓我遇見你,是上天給我的最大的惡作劇。

    而你……

    確實是我一生中收到的最珍貴的禮物。

    因為時間太晚了,村長夫婦已經睡下了,客人私自帶外人入住太不禮貌,所以參朗和小劉決定,去附近找一家投宿。

    和旁邊的小賣部老板打聽了一下,得知村邊有一家小旅店,而且桃源村只有這么一家。

    參朗讓商宇賢回屋去繼續睡:“你穿的太少了,快進屋吧,我和小劉去小旅店糊弄一宿,明天一早我就來找你。”

    商宇賢沒應聲,拉著參朗的袖口往那邊走,打開邁巴赫的后車門,對司機小劉頷首打個招呼,大大方方地坐了進去。

    參朗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正式告白的那日,兩人住進了簡陋的汽車賓館。

    這次,他們住在偏遠小山村的小旅店。

    只要是和對方在一起,哪里都無所謂吧。

    被子不夠暖也好,床鋪太潮濕也好,枕頭高低不合適也好,屋子里有發霉味兒也好……只要愛人在身邊,就會覺得渾身都是舒暢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在這兒,就會感到自己很幸福,日子過的很好,什么都正正好。

    凌晨時分,商宇賢窩在參朗的懷里,給他講了盤山道上的事。

    依著月色,能依稀看清彼此的臉。

    “參朗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兩個人摟著腰,勾著腿。

    參朗抱緊他:“怎么了?身體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”商宇賢輕聲說,“就是突然想問,如果那時候,遇難的人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亂說話。”參朗打斷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說,如果,”商宇賢小聲喃喃,“后來,我一直在想這件事,實在是放不下,一直想,一直想,停不下來——如果我不在了,你會怎么樣?”

    參朗覺得愛人正在用輕描淡寫的語調一下一下沖擊著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他問:

    “參朗,如果我不在了,你該有多傷心?

    “你會好好的活下去么?

    “會不會不好好的吃飯,不好好的睡覺?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在了,參朗,將來你該怎么辦呢?”

    商宇賢緊盯著參朗的臉,眼中是溫柔而又眷戀的,他忍不住想,好在自己很幸運,沒有真的出什么事,沒有讓參朗承受更大的痛苦。既然安然無恙地幸存了,未來的日子里,他就能成為一個真正的金屬外殼,替青年抵擋外界的一切未知的危險與苦難。

    感覺到愛人滾燙的手與自己十指緊扣,參朗笑著在他的額上印了一個吻。

    參朗注視著他。

    月色如水,潺潺地,泄進青年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在我身邊兒了,”參朗摟著他,不知安靜了多久,他在商宇賢的耳邊小聲說,“你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的活——”

    寧靜的黑夜里,參朗的嗓音懶懶的,卻翻涌著沉重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更努力、更努力地活;更堅強、更堅強地笑,連帶著你的那份兒一起,更無微不至地,照顧好我們的父母、外公和孩子;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,你不在我身邊兒了——

    “我會把老人們伺候到老,一個一個地送走;

    “我會把糖糖帶大,養她成才,待她嫁人;

    “我會安頓好我們的家人,撫慰好我們的親友;

    “等我把屬于我們倆的任務全部完成,寶貝兒,我就穿上一身白色西服,抱著你的骨灰,從教堂出發,帶著你給我的SomethingFour,去天堂和你相遇。”

    ——全文完——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九游手机网游_手游下载门户_好玩的手机游戏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