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523章 幸福(完結章)

作者:猶大的煙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顧雨心里一驚, 即便是云昭三人,對上數百位神族也是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打不打得過顧雨不知道, 云昭他們三人沒有足夠的時間成長, 現在看不出他們的修為。主要是,他們沒必要將精力耗費在這里。

    云昭帶著顧雨后退一步, 和顧辰、黎也越發靠近了。

    “離開這。”黎果斷而迅速地給他們傳音。

    看來他們和自己的想法一樣, 顧雨四下看去, 四周都是死去的神族, 只有兩個方向沒有, 地下和天空。

    周圍的神族一雙雙映不出任何東西的眼睛盯著他們, 顧雨已經下意識地避免對視了, 卻還在不知不覺中受了影響, 他發現的時候,身體從靈魂深處泛起疲憊,心里再次充滿了黑暗和絕望的念頭, 并且完全沉入其中, 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這樣下去不行,顧雨心里閃過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周圍的帶血的眼睛仿佛在繞著他旋轉,顧雨努力閉上了眼睛, 全部力量都用來抑制自己做出瘋狂的舉動。

    迷糊中, 顧雨感覺到云昭帶著他往高空飛去,不過,速度極慢,顯然是受到了那些神族阻攔。

    在不斷涌過來的巨大壓力中飛起的云昭, 顧辰和黎對視一眼,右手同時抬起,神力涌出并纏繞在一起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道刺眼的亮光在四人周身浮現,那讓人窒息的神壓停了一瞬,與此同時,幾乎要走到他們身邊的神族也停了下來,呆呆站著。

    借著這個機會,云昭四人快速朝天空飛去。

    甚至快得有些不正常,除了半昏迷狀態的顧雨,云昭三人抬頭朝著天空看去。

    那里傳來巨大的吸力,赫然是一塊無比龐大的黑乎乎的東西。

    顧雨清醒的時候,感覺到云昭的神力源源不斷地輸入體內,驅除沾染上的黑暗神力,那正是導致他無法思考和行動的主要因素。

    顧雨握了下云昭的手,示意他自己沒事了。云昭沒有停下來,而是繼續引導顧雨吸收更多的神力。

    顧雨感到懷疑人生,這樣下去,他能幫上忙嗎?

    顧雨很快又將這念頭壓了下去,無論如何,他不能讓云昭和顧辰他們獨自去面對邪魔,萬一就能起到點作用呢。

    邊讓自己的心緒以最快速度平穩下來,顧雨邊睜開眼觀察四周。

    這里不再是一片漆黑,相反,有著淡淡的白霧,白霧之中,影影綽綽有著什么。

    這白霧讓人眼睛極為不舒服,周圍一切都染上一種扭曲和詭異感。

    他們明明飛了起來,這里卻不像是天空。

    現在顧雨頭頂是一片不知道邊界的巨石,離著他們頭頂非常近,讓人懷疑石頭隨時會砸下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有壓抑感,他們卻都沒有往下方降落。

    這巨石對他們有著極強的吸力,這也是他們上升速度變快的原因。

    顧雨視線移動,距離他們不遠處,巨石上垂下不少高大的黑影。

    “我們倒過來試試。”顧雨低聲和云昭說道。

    他們變成了頭下腳上的姿勢,那種失重感絕對算不上好,但總比時刻有巨石壓在頭上強一點。

    旁邊的顧辰和黎也默默換了姿勢。

    然而,改變姿勢讓腳著地帶來的不只是心理上的安慰,他們能看清周圍了。

    仿佛那種詭異模糊感從來不曾存在過,巨石上垂下的黑影現在看是一棟棟高大的建筑。

    他們在一座巨大的城市里。

    一座存在于天空的倒立的城市,因為時間的流逝,或者其他原因,建筑物全部呈現灰白色,但保存得相當完整。

    沒有斷壁殘垣,整體都很正常,除了整個城市沒有一個活物。

    反倒是他們幾個,看起來和這座城市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顧雨四處察看,眼角似乎掃到了什么,他將視線移回去,發現那是個瘦高的白色身影,無聲無息地站立著,靜靜看著這邊。

    顧雨心下一驚,云昭三人也在看著那個人影,而且發現的比顧雨還早。

    這人一身白衣,黑色柔順的長發披在身后,容貌出塵。

    即便相隔有段距離,即便城中有薄薄的白霧,這個白衣人卻顯得異樣的清晰,他眼中有著溫柔,憐憫,更多的則是冷漠淡然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眼神,顧雨悚然一驚,心里卻有了明悟,這才是真正的神族。

    而這個神族的注視所帶來的威壓,比之前幾百個神族還要大。

    “你是司水神君?”黎打破了沉默,看起來并不受影響。

    這位神族的模樣顧雨他們都是見過的,就在送到最高神殿的神諭影像中。

    白衣神君眼珠微動,人影一閃,已經站在了他們面前。

    距離拉近,沒有白霧的影響,顧雨發現這位神族身上散發著淡淡金光,顯得更加神秘而高貴,身上的神性也沒有污染的痕跡。

    這是一位活著的神族?

    “不,不算活著,這只是我的一個精神復制體。”這位神君一眼便看清了他們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我是司水神君,你們是誰,是尊主讓你們來的?”司水神君眼睛清澈,如世上最純凈的水。

    黎直接道:“是,神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問題,司水神君整個人蔓延出濃郁的悲傷,“神界——”

    顧雨和云昭,顧辰,黎的視線都落在他身上,然而,幾分鐘過去,這位神君卻什么都沒說,他身上的悲傷依舊,眼中卻升起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當年發生了什么?我為什么一點都想不起來……”

    顧雨驚到了,這位神君是在開玩笑?自己祈求幫助,一直留在這里,等著人來,現在卻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?

    云昭三人也被這種操作弄得無語了,黎眼睛變得幽暗,看著司水神君,開始檢查他的狀態。

    司水神君右手微抬,手指按住額角,“我一定會想起來的——”

    黎檢查完,和幾人傳音:司水神君的精神體沒問題,沒被奪舍,也沒有被邪魔污染,是真的單純失憶。

    事情到這里卡住了,現在他們除了等司水神君回憶起來,暫時沒有別的辦法。

    等待期間,這座神之城被幾人搜索了一圈,沒有任何線索遺留。

    唯一的發現在城中心,那里有著一個巨大的陣法,整個陣法在一個呈圓形凹陷狀的天坑中,刻畫著密密麻麻的原始符文。

    這個陣法沒有放置神石的地方,不知道是用來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云昭和顧辰兩個對陣法非常有研究的輸入神力嘗試了一下,沒有任何反應,最終放棄了對這個陣法的探查。

    再回去找司水神君的時候,他正坐在一塊巨石上。

    白霧籠罩在他身邊,似乎無言的陪伴。

    顧雨他們快到他跟前的時候,司水神君睜開眼,眼神異常無比復雜,那種悲痛沒有消失,反而越發沉重了。

    司水神君的視線緩緩在四人身上劃過,說道:“我想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顧雨一愣,居然這么快?當然這樣最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“當年神界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顧雨問道。

    司水神君沉默著看了他們一會兒,才開口說道:“你們大概是這世上最后的神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也不會再有神族誕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顧雨想到了帝炎仙君當年的調查,已經太多年沒有神族飛升。

    司水神君眉眼微動,眼中的悲傷更重,還有著深深的無力和后悔。

    “神是仙途的終點,是神性的最終聚集,是神權的掌控者。”

    “神的壽命近乎于天地,然而,真正成為神之后,我們會發現更多本源和真相,于是,習慣了不斷晉升的我們,會不受控制地尋求更強的力量,更高的層次。”

    這可真有上進心啊,一點也不像他。

    隨即,顧雨將原因推到自己可能的出身根腳上,天生神體在神界即便睡覺都可以增加修行。

    還可能跟結婚太早有關,畢竟家庭和孩子都需要分心。

    自我安慰了一番,顧雨又問道:“神族之上,還能進階?”

    云昭,顧辰和黎則顯得異常沉默。

    “對我們來說,已經到盡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執掌命運的神族窺得一絲天機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說,是一個真相。”

    顧雨心中一跳,只覺得接下來司水神君所說的一定非比尋常。

    “命運神族偶然間發現了世界的本源——神界,仙界,修真界,凡人界,這無數界面不過是另外一種神秘存在的載體。”

    “當知道這件事的時候,很多神族覺得荒謬,不可思議,甚至道心坍塌,神性扭曲。”

    “外界的存在可能是一朵花,一棵樹,甚至是另外一個神族。”

    是一條蛇,顧雨心里默默說道。

    “而我們想象的無盡的壽命可能也只是假象,當外界的存在消亡的時候,我們所有人都會死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神這個級別,沒有人愿意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別人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從那時候起,很多高等神族聚集在一起,開始尋求繼續晉階之路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最后找到了解決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辦法?”顧雨艱難地問道,他下意識地不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,但是,不問是解決不了問題的。

    “神界的神,食用了神界的本源。”

    云昭,黎和顧辰的臉色難看至極,不過沒有太過吃驚,顯然已經有預料了。

    顧雨看了他們一眼,神界本源?這是不是相當于食用了原來那條大蛇的血肉?

    而神族之所以能夠成功,是因為大蛇陷入沉睡,準備吞尾重生,讓體內的神族有了趁虛而入的可能。

    根據云昭他們所說,創世蛇是可以一次次重新活過來的,每次復活都是同一條蛇。

    這一次,出現了三條,是不是因為本源被吞噬,所以才出現了意外?

    這……還真是不知道誰是因,誰是果了。

    司水神君露出一個無法描繪的愧疚難言的表情,“因為沒有預測到后果,我們都食用了神界本源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也確實發生了本質性的改變,但是……卻遠遠達不到成為創世者的程度,不幸的是,隨著神界本源的消失,神界失去一層保護,我們被從沒見過的邪魔注意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從那時候開始,神界的災難降臨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界的災難是我們引出來的,后悔已經沒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神族都開始盡力彌補自己的錯誤,挽救神界,在發現我們解決不了界外邪魔后,我們和尊主求援了。”

    “尊主是誰?”顧雨忽然問道,神族知道尊主就是創世蛇嗎?是他們吸食的那位?

    “尊主?”司水神君疑惑地看了顧雨一眼,“尊主是神界最特殊的一位神,也是最強的神族。”

    看來他們是不知道尊主的身份了,正是他們自己的原因,讓準備重生的大蛇無法醒過來,求援沒有及時接收到——顧雨懷疑原來的大蛇花這么長的時間重生,還出了岔子就是因為神界本源逐漸減少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神族沒有撐到尊主到來,最后一戰,進來的邪魔終于被消滅了,代價是所有神族都寂滅在那場漫長的戰爭里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神界還能存在多久,也是個未知數,因為邪魔和神界的交界處還在,這天地間都在被邪魔之氣浸染。”

    司水神君看向顧雨和云昭三人,“我是被留下來的一個精神體,留下來等待尊主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我終于等到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邪魔和神界的交界處在哪里?”黎厭惡地看了一眼司水神君,冷冷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來就是為了告訴你們原因,送你們過去的。”司水神君并不在意黎的態度,轉身朝著神城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只是一個精神體,甚至不是本人,他存在的唯一意義是等著他完成的那件事。

    “那些神尸是怎么回事?”云昭問道。

    “神族死后,尸體內發生了變化,畢竟食用了一絲神界本源,體內自成半破滅的小世界,尸體本身則因為邪魔之氣成了不人不鬼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神族的死亡,并不是結束,而是更可怕的開始。”

    因為后悔和痛苦,所以留下血淚?

    那些神尸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了,它們變得邪惡,黑暗和無法控制,卻還殘留著一絲自己的意識。

    在這種無法控制中無盡后悔。

    幾個人都沉默下來,過了一會兒,顧雨發現,司水神君帶他們走的方向是之前他們發現的那個天坑型陣法那邊。

    難道那是神界和邪魔的交界處?

    在距離天坑陣法還有十來米的時候,司水神君從沉寂中回過神,忽然說了一句:“時間到了,看來我只能明天送你們去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顧雨莫名其妙,不過他很快就知道司水神君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在距離天坑陣法只有十來米的時候,司水神君整個人消失了。

    帶路的人消失,不知道交界處的位置,云昭他們也毫無辦法,只能等司水神君再次出現。

    從司水神君留下來的話的意思,他明天會再度出現。

    第二天,因為沒有太陽,這里永遠是白茫茫一片,顧雨是根據時間計算的。

    過去十二個小時之后,渾身散發著淡淡金光的司水神君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
    司水神君迷茫而疑惑地看著他們,“你們是誰?是尊主派來的人嗎?我等你們已經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司水神君再次失憶了。

    因為后悔和痛苦而失憶,在失憶中努力去尋找記憶,因為找回記憶而后悔痛苦。

    顧雨他們這次就等在了旁邊,等待司水神君再次找回記憶。

    司水神君就那樣沉默著,看著前方,眼睛沒有焦距。

    在特定的時間之后,他又回憶起了那一切。

    司水神君轉身,看到了那個天坑。

    一萬年了,每一天,他回憶起來之后都會站在這里。

    不過,這一次,終究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,我就送你們過去神界和外界的交界處。”

    “啟動陣法的神力是上千位神族留下來的,一直保存在我的精神體中,這是唯一一次機會。”司水神君沒有問為什么尊主沒有親自過來,只是陳述了一個事實。

    他沒有辦法再次開啟第二次,也沒有時間再等萬年。

    顧雨四人站到陣法中間,司水神君飛上半空,身上忽然光芒大盛。

    磅礴的神力從司水神君身上涌出,匯入天坑的陣法中。

    直到天空中司水神君身影開始透明,陣法才有了啟動的跡象。

    一道道神紋亮了起來,在耀眼的光芒中,顧雨看到天空的身影深深看向他們,眼中似有千言萬語。

    隨后,顧雨和云昭等人感覺到了傳送之力。

    顧雨眼前一黑,很長時間之后,失重感才消失。

    超遠距離傳送,從時間就能判斷出來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深紫色不時劃過閃電的天空,天地間神力匱乏,彌漫著濃郁的邪魔之力。

    此刻他們站立的地方沒有大陸,沒有海洋,只有碎裂的天空。

    天空中到處都是黑色裂痕,從黑色的裂縫中,散發著驚人的邪氣和惡意。

    “這可不只是交界處那么簡單……”顧雨喃喃說道。

    云昭皺眉看著上空,“比司水神君說的嚴重得多,時間過去太久,這里的破壞程度加劇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再這樣下去,另外一批域外邪魔進來,就徹底沒救了。”黎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到時候神界毀滅,各個界面消亡,就連他們三個也不會再有機會轉生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來的可真是時候。”顧辰忽然說道。

    顧雨還在想顧辰這話的意思,卻發現云昭和黎都抬頭朝著最大的裂縫看去。

    顧雨心中一緊,也看向那邊,那里和所有裂縫一樣,同樣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但是,那里的黑色和其他裂縫中的黑色不同。

    那是流動的,是活的。

    顧雨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知道,但是他心里瞬間就清楚了,那是邪魔的眼睛在注視著這里。

    它想進來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域外邪魔直接讓神族消失,這一次又該怎么辦?

    黎看向云昭和顧辰兩人,眼神深沉而淡然。

    三人彼此交換了眼神之后,顧辰和云昭一起看向顧雨,云昭張了下嘴,似乎想說什么。

    最終,云昭走了過來,緊緊抱住顧雨,在他耳邊說道:“還記得我們締結契約的時候我說的話嗎?”

    顧雨神魂中響起了當年云昭說的話。

    “先祖見證,心血為引,誓言為契,我們將結為伴侶,互相忠誠,互相守護,互相陪伴——我的生命,靈魂,都將屬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顧雨,好好活著,等我回來。”

    云昭說完,變成了一條無比龐大的白蛇。

    “哥,我們會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顧辰和黎也變成了原形,三條巨大的白蛇在圍繞著他轉了一圈,然后朝著天空中的黑色裂縫飛去。

    他們這是什么意思?這種時候說這種仿佛告別一樣的話。

    顧雨立刻朝著天空追去,但是沒飛出去多遠,就一頭撞在了一個透明防御罩上。

    顧雨這才發現防御罩的存在,一定是云昭臨走時弄出來的。

    顧雨一時沒法打破防御罩,不由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似乎察覺到三條巨蛇的威脅,縫隙中傳來沉悶的吼聲,顧雨頭疼欲裂,在半空中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即,紫色天空中黑色邪氣匯聚,漸漸凝聚成一只黑色巨爪,仿佛從裂縫中伸出,拍向三條白蛇。

    其中一條白蛇發出嘶鳴,甩尾拍散了黑爪。

    看起來輕松,但并不是沒有代價的,那條巨蛇尾巴上沾染了一點黑色。

    不等下面的顧雨松口氣,裂縫中涌出更多黑色邪氣,一時間,天空多了厚厚一層如有實質的黑暗。

    三條巨蛇在黑色邪氣中閃現,他們所到之處,黑色邪氣會消失。

    但是源源不斷涌入的邪魔之氣而三條巨蛇身上的黑色斑點漸漸變多。

    雖然不明顯,他們的速度也慢了,這可不是什么好事,顧雨更加著急,甚至想用難以積累的時間神力用來破壞防御罩,但是最后他放棄了這個打算,用水之神力匯集在手上。

    因為大量邪氣涌入,裂縫處形成了旋渦,不知道何時就能破裂開。

    三條大蛇再次對視一眼,又垂頭看向下方,最后彼此頭尾相銜,形成一個白色圓環。

    白環越飛越高,沒有變小,反而變大了。

    無數光芒從巨蛇形成的白環上散發出來,邪氣開始四散逃離,但是最終都在白光中蒸騰消失。

    白環在天空劇烈的震蕩中朝著裂縫處飛去。

    顧雨忽然明白了什么,時間神力全部往砸防御罩上的拳頭涌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神力并沒有起到作用,防御罩自己碎了,絲絲銀光如雪一樣從半空墜落。

    顧雨茫然地看著上空,心神俱傷,幾乎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天空漸漸褪去黑色,漸漸從紫色變成白色。

    云昭,顧辰和黎用自己的身體封印了神界的裂縫。

    他們三個本來就是世界的載體,自然能化身為世界。

    天空沒有那三個人的氣息了。

    這對世界來說可能沒有改變,但是對他來說,他的伴侶,親人,一個朋友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們甚至沒和他商量一聲,雖然他也沒有什么好辦法救這個世界……

    沒有云昭的世界,顧雨以前并不覺得誰離開誰會活不了,但是他現在只覺得孤獨和寒冷,萬念俱灰。

    “糟了,沒有全部完成。”一個聲音在顧雨耳朵邊說道。

    二號不知道什么出來,站在顧雨的肩膀上凝重地說道。

    顧雨回過神,朝天空看去。

    天空一片銀白,而銀白中,有著一絲幾乎無法察覺的黑線。

    在云昭三人封印裂縫的瞬間,域外邪魔用盡全部力量,留了一道細小的縫隙。

    這種縫隙,也許千萬年都無法擴大到之前的程度,但是,邪氣的存在無疑會一直破壞那片天空。

    云昭三人的本體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我得去把它封印起來。”顧雨忽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瘋了嗎?你不能去!難道你也要跟他們一樣自我犧牲?!”二號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別傻了,他們是不得不那樣做,他們已經消失了,那條裂縫可以想其他辦法,還有很多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有小熊和我們呀!”

    顧雨身形頓了一下,低聲說道:“二號,你和小熊他們離開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去我父親那里,父親會撫養小熊長大的。”

    二號手忙腳亂地接住顧雨送過來的一大串葫蘆。

    顧雨飛向那條黑線,他不能讓云昭他們的付出留下漏洞。

    就像司水神君所說,這世界上再也不會出現神了。

    等裂縫變大,沒有云昭,顧辰和黎。

    誰還能封印裂縫?

    顧雨手上出現了本命神器,時間之河,運轉時間之力,神器朝那絲黑線飄去。

    在時間之河要包裹住黑線的瞬間,黑線蠕動了一下,一團黑氣冒了出來,不大,卻異常濃郁。

    這是最為純粹的邪魔之氣,邪魔留下的最后底牌,本來打算潛伏在神界,以后附身眾多神尸打開通道。

    沒想到顧雨根本沒打算放過這一絲黑線,暴露之后,邪魔之氣瘋狂反撲。

    顧雨直接被邪魔之氣淹沒,身體瞬間僵直。

    顧雨無法消滅這些純粹地邪魔本源,因為天生神體,邪魔本源一時半會兒也只能禁錮顧雨的身體,然后緩慢入侵。

    一個棕色的木牌從顧雨身上飛了出去,那是顧雨一直拿在手中的安魂木。

    顧雨的神魂附在了安魂木上,目瞪口呆地看著懸浮在黑霧中的身體,他沒想到是在這樣的情況用到了安魂木。

    但是,沒有身體,他的神魂怎么對付那些邪魔本源?

    二號飛了過來,叼著安魂木,在時間和空間中,飛向地球。

    沒有身體,顧雨的神魂直接被本命神器護持著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神器的原因,在這次二號的穿梭中,他看到了無數場景。

    他看到神界的神尸都停止了動作,眼中血淚消失,神尸逐漸變大,恢復到原本的體型,真正成為了尸體。

    他看到仙界的無盡海,黑色邪魔之氣全部消失,一艘搜飛舟還集中在無盡海深處。

    他看到仙運宗的族人在忙忙碌碌,打理宗務,努力修煉。

    他看到昱天界的玄天宗,師傅在指點幾位師兄師姐。

    他看到浮游在各界之外的蛇島,他認識的小蛇們在捕獵,采集,訓練,無憂無慮地和大蛇們玩耍。

    他看到星際中,轉世為原烈的帝炎仙君看著他的方向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他看到貓仔和豹圓小貍花在貓星球的房間中睡覺。

    他看到地球上,父親在看種植房中的植物,爺爺以及其他親人,他的朋友們都帶著笑容。

    末世即將過去,新生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一瞬間,顧雨忽然理解了云昭,顧辰和黎的選擇。

    他再次看了一眼二號,艱難地說出了云昭和顧辰說過的話,“二號,你和小熊,香香,阿影,還有小影龍們,健康長大,我會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不等二號反駁,那塊安魂木牌子朝著地球某處飛去。

    到達地球之后,顧雨就感受到了某種吸引力。

    地球也是一具神尸的,而且是沒有被污染的神尸。

    顧雨默默行了個禮,棺木自動打開,仿佛早有預料。

    顧雨一愣,再沒有遲疑,飛入了當年所見的神女尸體。

    二號呆呆地看著主人變成了一個少女,神女睜開眼,淡淡看了它一眼,手中神器時光之河劃開通道,進入了神界。

    有顧雨自己身體的牽引,顧雨這一次進入神界并不算困難。

    顧雨沒有看到,二號飛入葫蘆,片刻后又匆匆忙忙地消失在地球。

    顧雨站在半空,看著不遠處自己的身體。

    微微笑了起來,原來看到的第四個未來,自己變成女人是這么回事。

    在半空站了片刻,顧雨回頭看向地球的方向,他最終也沒敢和小熊和父親道別。

    顧雨將神魂中所有時光之力送入神器,白色的時間之河包裹住那團邪魔本源,顧雨用神女的尸體短暫吸收神界稀薄的神力,打出手訣。

    他沒有辦法和云昭他們那樣化身為世界本身,但是,顧雨的身體內蘊藏著一個成長型的小世界,費些功夫,是可以像云昭他們那樣彌補這個細小的裂縫的。

    打出最后一個手訣,顧雨將神女尸體放在一處還存留者幾絲神力之地,對神女的尸體來說,這里比靈氣稀薄的地球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顧雨的神魂則飛向自己身體,在身體里完成最后一步,引動體內的世界規則之力。

    最終,邪魔本源被扔出裂縫之外,天空中最后一絲裂縫消失。

    顧雨閉上了眼,聽到幾個聲音。

    ——你這個傻瓜,為什么要進來。

    ——雖然他是傻瓜,但是他封印了縫隙,驅除了邪魔本源,讓我們三個有醒過來的可能。

    ——哥,一萬年后,我們四個就可以從封印中離開了。

    天空之外,一只綠色的大鸚鵡飛來飛去。

    最終撞入一個地方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二號帶著小熊幾個進入了顧雨的星辰世界沉睡。

    小熊說了,他不要等爸爸們一萬年,如果沉睡,他就和爸爸們一起沉睡。

    他要做個有爸爸的寶寶。

    時間緩緩流動,神界本源缺失,無數界面輸送了部分本源到神界。

    無形中,仙界,修真界靈氣開始稀薄。

    許多靈根在時間長河中逐漸消失,仙界也不再是靈根越多越好,單一靈根反而更容易吸收靈力晉階,被稱為天靈根。

    靈根越多越好的時代被修仙界稱為上古時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云昭和顧辰,黎漸漸重新掌握一絲絲本源之力之后,他們將巨蛇身體留在天空中繼續封印,神魂則帶著顧雨和小熊等人的神魂開始進入一個個小世界。

    神界的神尸中到處都是未成形的小世界,有著各種各樣的形態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的世界,至少,他們一家又可以見面了。

    對他們來說,能在一起就是幸福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歷時五年……多,回天終于完結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和大家說過沒有,當時寫回天的時候,三十萬字的時候就陷入倦怠期,很多人勸我直接完結它。

    不過我舍不得,一直寫到現在。

    確實寫得費勁,但是想到豬腳們,一點都不后悔。

    我的每個文,最后一章 標題都是幸福。

    回天的最后一章 ,這個標題其實有點勉強,但是還是繼承這個標題吧。

    之后還有番外。

    本來十月的任務是完結,拖到了11月,實在對不起大家,11月的任務就是開始努力寫番外。

    另外,都完結了,也謝謝陪伴回天一路走過來的,中途加入的小伙伴們。

    謝謝大家,不敢說能記住每個人,但是看到id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啊,這章 發紅包。

    另外求收藏作者啦,其實想求收藏新文的(萬一我開始日更呢,新文不日更肯定過不下去),但是新文還沒掛出來,所有厚起臉皮求收藏作者了。

    不多說了,愛你們,謝謝你們的陪伴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九游手机网游_手游下载门户_好玩的手机游戏排行榜